2007-03-26

几日 - []

Tag: 易拉罐
  22号晚上到了上海虹桥机场,给了承鸿电话他开车来接我。承鸿是我高中的死党。我一贯与同学疏于联系,而他基本就是我仅存的还联系的中学同学了。恰巧,他就在上海。他开着车走错路,说不如到外滩兜一圈吧。看见东方明珠,我突然觉得神奇,我怎么就到了上海了。我到了他那儿住了一晚,和他挤在一铺单人床上,想起图谋不轨写的和男人睡觉的文章,不过我们俩早不是头一次同床了。他在上海的日子过的并不算顺心,在这儿做纯净水的生意也有六七年了,他觉得,始终没有办法融入这个超级都市。他打算下半年就结束了生意,另谋出路。
  第二天他送我到同济,在门口朱晔和ental接到了我,我跟着朱哥到了暂住的地方,现在知道,我们住的是同济的博导楼,楼下还住个院士,那天同事笑说,院士是这样教育孙子的:不好好学习以后怎么当院士啊??顶多当个博导!你看楼下的研究生,太没出息了!下午就采访了两个博导,听他们说了些同济的事情,同济的圈子,同济人的个性,我就不自觉的对比我的小表哥了,他是同济土木工程的硕士,有好多特性还真能对的上。上午的时候我跟着danse熟悉了一下同济和周边的一些情况,我的小兴奋已经被挑起,就等有点时间时候上了,哈哈~~~
  昨天上午去了创意市集,九点多就到了那儿,结果来福士连大门都没开。没有事情做,就给了董攀电话,马蒂也和他一块,就去了他们住的酒店见了一面,坐着聊着等人来齐。11多大家折回创意市集,没有想象中的壮观,拿着RB67拍了几张,有些可能虚了。后来一起吃饭,完了下午又去了表妹那儿吃晚饭,大表哥也来了。在上海真好,我爸还说有公司要让他来上班呢,,哈哈,退休了还真抢手。

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