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05-13

娜娜 - []

Tag: 易拉罐

这个时候,我还不知道有这么个人。她正抱着一个似猫似狗的东西在照相馆里摆笑脸。

这张就似乎是我拍的了。应该是在她的宿舍里,大学时候,大概是大一,无意拍的吧。

这应该是大二,这个时候已经非比寻常了。这是我在外边租的房子,我大一时候就不在学校里住了,学校很无聊。她爱在手上画些花纹。

这个是大三,我们几个画油画的同学一起租了套房子。不过,我并没有和她同居,我们租了两间房。猫叫阿大,是我们养过的最强悍最男人的猫,任何其他宠物在它面前都只不过是玩物。后来被娜带回乡下,野性愈加暴露,后来就落草了。

这张好像是大二,上摄影课那阵子,在鼓浪屿。她在咬相机包的带子。

这张是她自拍的。在她家里,很有画画的女孩子的感觉。

大学毕业展,她在自己的作品前面。

在我家,忘记是哪年暑假了。大概是她第一次回我家的时候。很喜欢这张照片的调调还有娜的调调。

大学毕业了。我的照片第一次被发表在杂志上,这是一组的其中一张。然后我就变成了所谓玩LOMO的80后的新兴人类了。其实我买18K时还不知道什么鬼LOMO,全图它省钱,72张呀。

北京颐和园。我去参加一个展览,我们第一次去北京,见了好多朋友.又见了好多艺术.

我04年到了广州的时候,在美院画画。下半年在城中村里租了个顶楼的小房间,大概不到十平米的地方,但是窗子很好看外面有很多植物,读书准备考研。后面墙上的画是我们俩涂的。她那时在福建教中学美术,放假时候过来陪我,还打了份零工,在美院附近。我每天骑一辆小自行车去接她回来,因为车子很小,只能站着,但是她一上我的车总很开心的,一路上自己哼些不着调的歌。

当然我没考上,相对于一些不怎么用功还能品学兼优吃喝玩乐全不落下的精英来说,我是一个既不爱学习又不爱玩的无聊的人。

在我家,海边。

我们在广州安静的过了一年.我在周末画报上班,她在一个小公司.她很早下班,回来了就做饭等我回家.有点家的感觉.只是短了点.

她的手被割伤了.因为我犯的错.

去年我们一起回了趟学校,还进了我们的教室。发现墙上居然还留着作业评分时同学的名单,我们在各自曾经的座位上拍了照。这张是在集美的海边,以前常常走的海堤,有很长很长的一排被风吹歪的柏树。

在小洲村的大榕树上.我们在村子里租了个画室,每个周末我们就到乡下画画渡假.坐在天台上晒太阳,很快乐的一段时光.

昨天刚刚把房子退掉了.飞回上海.我们在广州的日子也就算结束了.


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