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05-24

蒋鹏奕 - []

 

 

 

04年我去北京时和他第一次见面,那时他在一个地产公司拍楼盘大片.在展览的会场我们大概就说过一两句话,好像都挺闷的.回广州之后就在网络上联系,也不频繁,但总觉得亲切,不知道为什么.这次他来上海帮杨福东拍剧照,杨福东是他哥哥蒋志的死党,又是教他学画的启蒙老师,他说没法推脱的.同时他自己也想来上海拍点照片.他刚来时我们一起去吃了湖南菜.后来我又去了一次片场,本来他想让我充当群众演员,我到那儿一看,一百多号学生,太没成就感了,还要穿成厨师的样子,也不少我一个,就不干了.后来听他说那晚折腾到三点多,学生都要闹起来了.他也超负荷工作了一个月,每天要拍几百张照片,20D快门都按坏了.他临走前一天晚上去拍照,突然给了我一个电话,说,有个麻烦事,我的云台板还在你RB67上呢.他要拍夜晚的楼房,得暴二三十分钟,没法凑合.好在我没什么事就给他送去了,他还很不好意思.他选的那地方挺好的,很安静,也很黑,苏州河边,正对着他要拍的大楼.我们在的位置右边有一对男女在灌木丛里激情,左边有一对女孩,一个在哭,另一个说,你不要这么冲动好不好!偶尔有很老旧的木船驶过.我们就坐着等暴光的时间过去.


评论

发表评论